杨和苏在PGOne上评论道,他的弟弟质疑道,吃瓜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唱歌手组成了一支队伍,发出了声音。

翻查了Pgo和李小璐之后,当他们看到这样一种热度和评论的顺序时,让人觉得这件事与说唱圈有越来越多的关系。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Pgo充其量不过是娱乐业成千上万的桃子新闻中的一条。

除了庞大的葫芦网民在新闻上能闻到一点味道外,说唱迷们也有点找不到新闻的北部。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李晓璐和贾乃祥这两个真正为这个话题带来交通的角色。甚至一些专业说唱歌手也不太大,不能随波逐流地吃甜瓜。

过了一段时间,杨和苏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但他们被队友的喝得太多闷死了。就昨天的热门搜索而言,如果没有人违法,确实应该像杨和苏所说的那样,道德问题应该停留在道德层面。至于真相,谁在乎呢?结论是,到这里来有多方便,怎么走。

但杨和苏似乎忘记了上一次彭妮自欺欺人的事。一些官方媒体批评真正的楼子教唆青少年养成坏习惯,侮辱女性。枪从头上射出,越红越红,线越红,只要他是个清醒的人,他就会知道,这对双胞胎甜瓜是不能随便吃的。

就个人行为而言,他在那次事件中摔倒了。更糟糕的是,他也吸引了整个说唱圈的异乎寻常的关注,包括对说唱音乐施加更多的外部限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对杨致远和苏的抨击没什么不对的。

从那时起,Pgo和HHH也开始出现裂纹。当时的情况,外人不知道。但是,HHH的几位核心成员在过去两天对Pgo的经验所作的评论,可以清楚地再现当时HHH团队的情况。在这个引人注目的时刻,Pgo自己炸毁了一些成员的材料。看到他们彼此伤痕累累,阴阳异样,国内说唱圈里最可悲的事情就是这样。

盖伊一直和HHH和Pgo有着很好的关系,当然,他不会错过这个时候融入其中的机会,他暗示道:每个人都有责任好好保护环境。与过去不同,这一次,盖伊终于可以悠闲地指出江山。他不必再对500美元的节拍费犹豫不决,也不必在餐桌上喝醉才能说出八句话。盖伊比他的老哥哥仁慈得多。

Pgo一直在微博上澄清,他对HHH有着清晰的良心,但就他的行为而言,Pgo是幼稚的,有点像一个患有二次疾病的孩子。现在,甚至Vava也发出了失望的信息。当时,在中国有嘻哈音乐,Pgo在一首歌中否定了所有前6名选手,除了Vava。随着流行程度的下降,Pgo的钢铁迷也开始变得火爆起来。

嘻哈音乐的真谛是什么?如果是流行音乐,最好小心点。在中国有嘻哈音乐的第一年,有太多有疯狂想法的年轻人无知无畏,更有可能错过脚。在韦森的广播节目中,他问皮克特,他想给中国新说唱(New RAP In China)上的年轻人什么建议。皮克特坚定地说:尽管你认为正确,但只有当你能坚持下去的时候,你才会这么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