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的牛市给他带来了20亿美元的债务,但他打赌吃香产业赚了一大笔钱。

在清代的昆曲桃花扇中,有一首歌说:看着他爬上一座高楼,看着他宴请客人,看着他的建筑倒塌。这句话通常用来形容红楼梦里李家政府的兴衰,而网络名人王思聪则有点不幸,但今年王思聪的确有点不幸。这只熊猫是他创建的,它关闭了现场直播,涉及到的债务导致他被法庭下令限制四次支出。他的母亲林宁很难给他一亿美元来还清他的债务。现在据透露,仅他一人就为熊猫的共同娱乐承担了20亿美元的债务。

王思聪大学毕业后,王健林给了他5亿块钱,让他自己创业。如果你失败了,就回万达工作吧。在过去的十年里,王思聪通过普世投资投资了数百个项目,既有成功也有失败。但由于王思聪在互联网上的巨大流量,世界上大多数人只能看到他的成功,比如小体育俱乐部、英雄娱乐等等。

王思聪的两个最失败的投资项目,一个是莱夫体育项目,另一个是熊猫共同娱乐项目,这直接导致了普世投资资金链的紧张。此外,王思聪还对一个行业视而不见。现在他负债20亿美元,这个行业正在发财。

2017年5月4日,聚美的创始人陈欧宣布,他将投资3亿元在便携式电池的启动上,并将担任StreetPower的董事长。对于一家销售化妆品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公司来说,进入共享行业是否可靠?很快,王思聪就在制造麻烦中领先。他在朋友圈里树立了旗号:如果便携式电池能让我吃到湘的话,作为他职位的证明。

当时,王思聪是投资界的新贵,也是王健林、万达集团的丰富背景。当然,他不喜欢这个行业是不好的,很多人在他的圈子里的朋友下附,认为分享便携电池是做不到的。公平地说,共享便携式电池并不是一个好项目。随着智能手机能力的不断增强,即使存在对手机电源的需求,大多数人也会带上自己的便携电池,所谓的共享式便携电池更像是一种假冒伪劣的需求。

然而,仅仅两年后,共享便携式电池就用了时间来证明自己。2019年,同样穿着分享外衣的共享自行车,在用户退还押金方面陷入了困境,而共享便携电池则成为人们的最爱。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调查数据,2019年共享收费市场的用户已超过1.5亿。街道电力、小型电力、怪物充电和来电占据了共享便携式电池行业的前四名,共有28家。6%,27%,25%。1%和15%市场占有率分别为6%。

更重要的是,当其他分享行业还在烧钱的时候,这四家便携式电池巨头已经盈利了。共享便携式电池的商业模式简单而粗糙:广告+租金。打开这些分享便携电池小程序,到处都是广告,所有可用的屏幕空间都充满了广告。在租金方面,共享便携式电池也在扩大,从每小时1元增加到2元。在一些人流量大的地方,便携式电池的租金甚至高达每小时16元。

街电的成功让陈欧赚了一大笔钱。据朱梅的财务报告显示,去年街电为巨梅贡献了9.3亿元的收入。整个共享便携式电池的市场规模达到400亿元,还有很多市场空间等着发展。陈欧在两年半前赢得了吃香的赌局胜利。我不知道王思聪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