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国家的主题:一部让人回想起当年的露天电影

杨帆

他小时候住在闽北农村,落后偏僻,文化活动稀少。看电影就像元旦。当时,公社电影放映队按计划发行了这部电影,一个旅安排了两、三个月,甚至六个月。当公社筛检队的通知正式传来时,全村立刻沸腾起来。消息将很快传遍十里八村。空气中弥漫着节日难以形容的气味,孩子们欢呼雀跃,大人们笑容满面。村里的孩子们很早就到村长那里等着。当放映机还在离村子很远的地方时,孩子用他的眼睛看到了:电影来了。他们一路哭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罕见的微笑。

当时条件很差,电影只能放在露天。天还不黑,从村头的空地上拉起一块黑白银幕。最早的观众是我们这些孩子,他们都搬了一张小长凳,叫朋友,争抢最好的位置。

村里没有电了。太阳一下山,投影机就用自己的发电机发电。发电机一打开,露天放映就像白天一样明亮,立刻引起孩子们的尖叫和惊叫。然后放映机开始调试放映机和屏幕之间的焦距。当光柱射向屏幕时,人们争先恐后地把手举得高高的,遮挡在屏幕上射出的光柱上,屏幕上有一个颤抖的影子。

那天天黑得很,大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到放映场,一个接一个地说着,笑着。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放映的场面就像一个沸腾的汤锅,越来越热闹了。

请安静。电影就要开始了。今晚放映的是革命性的现代京剧红灯笼。投影仪巧妙地从盒子里拿出一盘磁带,像测量土地的软尺盘。我很想看到那东西。当时我搞不懂。放进放映机时,那盘东西怎么会从男男女女和飞机大炮里冒出来呢?

灯一灭,电影就开始了,喧闹的场面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这时,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无数对眼睛都被刷到屏幕上,屏住呼吸凝视着,眼睛,一个接一个,长着脖子,眼睛盯着电影屏幕,深深地被屏幕迷住了。我听到的只有音乐,演员之间的对话和不远处发电机的嗡嗡声。坐在后面的人被前面堵住了,所以要站起来看,腿疼;靠近屏幕的人要靠头,脖子要僵硬;有些人迟到了,所以要回头看屏幕的背面。

一部电影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通常需要30多分钟才能换到电影。换电影的时候,操场上的人群再次嗡嗡作响,一些人站起来伸长腿和脚,有些人离开座位上厕所,还有一些人呼吁分离的家庭。换完电影后,电影又开始了,噪音又恢复了平静。

电影放映后,结束演出的人边走边说话。在山路上,有些人拿着火把,有些人拿着手电筒,像一条慢慢游来游去的长龙,浑身都是光。

当时电影很少,有岛是8亿人的八部戏。电影一遍又一遍,放映队在附近的一个旅里放映,虽然是一样的,但还是有很多人在追着看。一部电影经常被看十几次,电影里的故事还记忆犹新,经典的对白可以随便说。

到了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农村看电影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个旅或几个村庄相隔几英里就可以在同一天放映电影,只需经营电影就可以了。20世纪90年代以后,城乡地区的电影院开始迅速发展。在农村也建造了电影院,电影放映的数量从一个月到一个星期,从一个星期到一个星期,电影的范围从小到多,电影种类齐全。影像厅、投影厅,如雨后春笋,随处可见。如果你想看一部电影,你可以随时随地轻松舒适地观看它。过去那种急匆匆的跑来跑去,早已是过去的事了。

现在,你可以不出门就看电影。在电视上,在互联网上,在手机上,你可以在任何时候看到任何你想看的电影。回想一下,在风雨中,在露天看电影,就像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

电影生活的变化也反映了社会的变化,这种变化背后是人们幸福成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